14日星期五 高温 6℃~低温 -1℃
登录
南通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云平台   |   主办单位:南通市文明办 南通市教育局 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

       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是由南通市文明办、综治办、教育局、文广新局、卫生局、团市委、妇联、关工委、南通博物苑等部门共同举办的公益性服务机构。自2010年7月开办以来,中心着力打造业务精湛的“童老师”志愿者服务团队,以“读你、懂你、呵护你!”为服务宗旨,倡导“以孩子为本,塑阳光心灵”的工作理念。通过面询、QQ咨询、热线电话咨询等方式,已为800多个家庭,2500余人次提供免费服务,并通过举办家长沙龙、中小学生团体辅导、爱心助孤助残团体辅导及深入学校、社区开展青少年教育主题的宣讲等活动,向全市未成年人及家长提供多方面心理健康普及教育与咨询辅导,帮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       

      “中心”地处风景秀丽的南通濠河之畔南通博物苑内,拥有一座独立的两层木结构楼房,建筑面积460平方米,分别设置了接待大厅、QQ热线咨询室、活动室、访谈室、放松室、训练室、测评室、游戏室、宣泄室等。配备了智能身心反馈训练仪器、反馈型音乐放松仪器、儿童青少年心理测验综合软件系统、儿童潜能开发系统、爱心抱抱人以及用于沙盘游戏的沙具、沙盘等。

.....

对外开放

中心地址:南通市博物苑
开放时间:每周六、周日上午8:30—11:30,下午13:30—16:30
咨询热线:0513-85062559

开放须知介绍: 为有需要的未成年人及家长提供免费服务,面询预约:0513-85062559 ,咨询QQ:1550145099 ....

中心环境 中心设备
中心”接待服务台秉承微笑服务的宗旨,为来访者提供咨询预约,咨询接待以及相关问题咨询等服务。轻松的环...
个体咨询室装修风格清新自然,为来访者最大限度的提供...
团体咨询室配备相关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器材,可以开展团...
心理测评室设备齐全,配有各类心理量表,所配备电脑安...
心理阅览室提供丰富的相关心理学书籍和资料,让来访者...
音乐放松室配备有音乐放松设备,运用生物反馈技术,在...
沙盘游戏室,环境安静清雅,不易受到外界干扰。沙盘游...
宣泄室布置舒适安全,配备视频监控系统,引入了一批适...
宣泄室布置舒适安全,配备视频监控系统,引入了一批适..
中心”接待服务台秉承微笑服务的宗旨,为来访者提供咨询预约,咨询接待以及相关问题咨询等服务。轻松的环...
个体咨询室装修风格清新自然,为来访者最大限度的提供...
团体咨询室配备相关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器材,可以开展团...
心理测评室设备齐全,配有各类心理量表,所配备电脑安...
心理阅览室提供丰富的相关心理学书籍和资料,让来访者...
音乐放松室配备有音乐放松设备,运用生物反馈技术,在...
沙盘游戏室,环境安静清雅,不易受到外界干扰。沙盘游...
宣泄室布置舒适安全,配备视频监控系统,引入了一批适...
AI智能型心理健康自助仪
i聆心理健康服务机器人
3D呐喊宣泄仪
注意力集中测试仪
动作稳定测试仪
逻辑思维测试仪
音乐放松仪
心理沙盘
宣泄人
AI智能型心理健康自助仪
i聆心理健康服务机器人
3D呐喊宣泄仪
注意力集中测试仪
动作稳定测试仪
逻辑思维测试仪
音乐放松仪
心理沙盘

戴老师

个人说明:1968年3月出生,中学高级教师,南通市小海中学学生处主任,民盟小海中学支部主委,从事学校德育管理工作23年, 担任童老师志愿者3年,是南通市心理学会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被评为2010年南通市优秀德育工作者,2012年南通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 2014年南通市第五届优秀心理卫生工作者,2014年南通市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先进个人。 擅长方向:中学生个案辅导、团体辅导

戴老师

吴老师

个人说明:南通市启秀中学从事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工作10年,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专业服务6年。在中心承担了家长沙龙、网络咨询、热线咨询、面询和培训等多项服务工作。参与市文明办、市妇联等组织的“心灵滋养、爱心助孤”活动,到南通各县市为当地的孤儿们做心理团体辅导活动;为南通监狱和许多街道社区做过多场心理辅导专题讲座和团体辅导活动;参与策划组织多期南通市中小学生心灵成长夏令营。担任南通市心理学会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南通市心理卫生协会理事。 擅长解决问题:未成年人成长中的同伴交往、亲子关系、师生关系、自我意识、适应问题、情绪管理、行为习惯、生涯规划、情感困惑等。

吴老师

张老师

国家专业机构注册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实习督导师。南通大学专职从事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工作16年;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专业服务10年。

张老师

王老师

个人说明:王金星老师曾患神经症多年,做过长期的自我分析,写过数万字的自我分析报告。成功自救后,对心理学产生浓厚兴趣。2008年获得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质;2009年受聘于南通市通州区看守所,为警官和被看守人员提供心理援助;同年,受聘于南通市易心苑心理咨询工作室,做儿童学习问题行为问题咨询、青少年个人成长咨询、亲子教育、婚恋问题、神经症(强迫症、焦虑症、恐惧症)的恢复性心理咨询;2010年7月起,受聘于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为南通地区中小学生提供心理援助;2014年4月起,受聘于南通市心理卫生协会,做为“名心理咨询师”进社区的一员,为崇川区濠西社区居民提供心理援助。 主要受训经历:2009年8月在南京总部接受黄维仁“亲密之旅”课程培训;2009年8月在爸妈在线南京总部接受“意向对话”初级课程培训;2009年12月接受曾其峰“精神分析”初级班培训;2010年7月-2012年8月接受许金声全人工作坊的“全人心理学——咨询师成长工作坊”初、中、高级班培训; 2012年2月-6月接受李鸣“精神分析督导班”的系统培训; 2015年12月接受雷正则释梦课程培训;2016年1月-2月接受山东省秋文心理培训公司“NLP心理实操技术”培训。 擅长解决的问题:青少年心理成长、儿童心理行为问题、亲子教育、婚恋问题、神经症(强迫症、焦虑症、恐惧症)的辅助治疗等。

王老师

金老师

个人说明:金明老师拥有较深的人生阅历,热爱心理咨询事业,接受过系统的心理咨询技术及团体咨询领导者的技能培训。愿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咨询经验协助来访者不断完善自我健康成长。 擅长解决问题:青少年的人际交往、自我发展、青春期困惑及亲子关系调整。

金老师

科普文章

曾是“讨好者”的蒋方舟和她的亲密关系观

9岁就出版了第一本书,大学毕业成为《新周刊》副主编,从儿童作家到少女作家,在她被媒体关注的20年里,1989年出生的@蒋方舟

曾经被打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不过,她最近一次受到大量关注,是因为“自曝相亲史”。

最近,KY约她聊聊情感、女性和个人成长。结果,她刚一坐下就告诉我们,这半年来是她这么长时间状态最好的时期,有许多计划和对自我的期许,都正在以“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清晰地展现在自己面前”。用她的话说,自己身上的许多标签,比如“自黑”、“恨嫁”、“脾气好”甚至是“渣”,都可以归结于自己从前的讨好型人格。

但在最近的一年里,她突破了这种人格。这一年她在东京生活,每天“无所事事”,一口饭可以嚼30下,但正是这种节奏缓慢的生活给她带来了剧烈的变革,她从一个从来不和人吵架、急着寻找“冤大头”结婚的“讨好者”,变成了一个会吵架、会表达自己,更真实也更丰富的人。

今天我们和大家分享蒋方舟的成长史。



曾经的“讨好者”:在最近一年里,我才学会和人吵架

Q:你说曾经太过希望别人喜欢自己,而成为一个“谄媚”的人。这种性格是如何形成的呢?

A:我可能从小就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小学、初中的我都是一个孤傲的小孩,因为喜欢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总是没法融入和别人的聊天。高中开始我就离开了家乡,自己在武汉读书,唯一的娱乐大概就是在校门口买盗版DVD,然后一部部地看那些欧洲小电影,思考“艺术的本质”。那时因为是名人,我被老师指定当班长,使得本来就和大家格格不入的我更加成为被大多数同学讨厌的对象,当我在黑板上写违纪同学的名字时,他们都在下面骂我、拿纸团扔我。

所以,我在成年前都没有什么朋友,没有很好地习得和别人的相处方式,却渐渐习得了一种最不会犯错的、近乎“谄媚”的生存之道:总是小心翼翼,在和人交流时担心冷场,想要不断照顾别人的情绪,不会表现出任何伤害性和攻击性。

但严格来说,这种人格的形成还是在上大学以后。我虽然进了清华,但第一年就开始到《新周刊》工作,平时也更多地混在所谓文化圈、媒体圈里。和学校的生活不同,那是一个完全的成人世界,我是那个圈子里年龄最小的,一直在大家的注视下成长,所有人都认为是晚辈,都觉得可以来指点一下我。我也总会认为自己需要“谦卑”一些,于是也会拿出很谄媚的姿态来,放任大家的指点。

Q:你的“谄媚”具体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A:它的核心是一种故作的谦卑。像一些传统的中国人那样,其实我的内心一直很骄傲,但不愿意表现出来,我会刻意掩盖这种骄傲,认为越好的东西越不能被人发现。在和其他人交往的过程中,我总是采用一种礼貌而虚伪的防御方式。比如,有时在节目上采访知名人士,我明明觉得对方在胡说八道,但表面上还会说,XX老师说的真是有几分道理。这种礼节性的崇拜状态又会延续到私下的交往中,导致我从来不敢和人提出真实的意见,都是在一味地夸奖他们,像一个每天笑脸迎人的店小二。有时候我听自己说的话,都觉得让自己像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那时我经常会和自己说,不去和人争是因为没有生气的必要。但现在想起来,我误以为这是一种骄傲,但其实并不是,那种骄傲并不是真的、自信的骄傲,相反,我是诚惶诚恐的在防御。比如我会自我暗示地认为,对方既然是前辈,可能在社会标准的衡量下也比我成功,那么他说的一定也有点道理。我其实感知到了自己的弱势,我不确定能不能抵抗,所以寻找了一种单一的策略去面对所有人,就像有的动物,你一碰它就躺在地上缩成一团,意思是你不用打我,我都已经躺下了,然后别人就会说,好萌、好可爱。

我有时候“自黑”也是希望获得别人的肯定,比如我有一个多年的朋友,我们素昧平生,他是在微博评论里对我的这种表现提出不满提意见,我们才认识的。当时,他看到我发微博说“讨厌自己”,就一针见血地回复说:你这个微博很不真诚。其实是在卖惨,你其实是在希望大家说,不要讨厌自己,我们都很爱你。

曾经的我觉得这个社会是高风险的,所以就一定要给自己安一个坚硬的外壳,但是很多时候这种做法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它降低了我和这个世界沟通的可能性,它是一种很安全、很方便、但也很被动的方法。

Q:你觉得这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A:它更大的影响,是使我在之前的20多年里都成为了一个“没有情绪”的人。我对别人、对世界的态度都是虚伪的,那么对自己也不可能真诚,只可能对所有人都虚伪。所以我压抑住了自己丰富、敏感的情感,以为自己感知不到这些情感。

在我的记忆中,长大以后就从来没有失眠过,上一次失眠可能还是小学时因为第二天要春游而激动得睡不着觉。我的人际关系也是不健康的——我的朋友一直都这么和我说。除了近一年的时间来,我从来都没有和人吵过架,我没有跟人发生冲突的能力。

Q:这种被你称作“虚伪”的防御策略,是否也会影响到你的亲密关系?

A:当然会。首先,在关系中,我也是一个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人,也因此,在之前都没有获得过很真实的亲密关系。朋友曾经问我,你有没有过一段真实的关系,能够把最不堪的、疯狂的一面发泄给对方?我说没有,可能唯一有过的就是和我妈。(所以在我写作的时候,亲密关系的很多素材都来源于我和妈妈的关系。)我自己没有体验到起伏的、波动的情绪,也因此很难在写作中把握人性的强度。

我整个人都是虚伪的,所以在亲密关系中,我的状态也是虚伪的。我表现出的虚假的关心常常被人识破,比如过度的热情和关切,弄得双方都很尴尬。由于拥有一个写作者的敏锐,我有时能感觉到,对方想要试探我情绪的临界点,甚至不惜用伤害的方式来进行这种测试,但因为我能感觉到,因而也就更不会生气了。这也会令对方很沮丧。

Q:你从来不会在恋爱中暴露出真实的一面吗?比如愤怒或者狂喜。

A:在我的几次恋爱经历中,也出现过那种刚陷入热恋的少女式狂喜,比如到处去和朋友说我要结婚了,缠着朋友讲恋爱的细节,对方都不想听了,说要去上厕所,我竟然在厕所门口等朋友出来继续讲。但那种狂喜的状态也不是完全真实的,我之所以狂喜,是因为发现“对方对我表现得很热情”,是一种“终于找到冤大头”了的感觉。

就像我经常表现出的“恨嫁”那样,曾经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我相貌平平,不加分也不减分,也从来没有过成功的感情,一开始基本都是我去追别人,结束的时候又总是我在伤害别人,别人受伤害表现出的痛苦会投射到自己身上,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渣”的人,觉得自己是不是配不上更好的。所以,曾经我在节目上说自己是婚姻市场上被挑选的对象,也是我的真实感受。我一直抱着一种自暴自弃的态度在恋爱,把结婚这件事看得像是高速路的一个出口,错过了这个出口,下一个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所以每次恋爱一开始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有那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结婚对象的感觉。

但现在我已经没有这样的想法了,我明白了自己自暴自弃的源头,就是因为我不自信,即便是调侃和“自黑”,也是来源于不自信。

Q:从一个不自信的、防御性的“老好人”,到现在更真实的你,这样的改变是怎么发生的?

A:去年(2016年)在东京住的一年,带给了我非常大的改变。我离开了不断去重复这种单调策略的环境,和原来的生活拉开了距离,走出了第一步。就像很多戒毒的人,最终戒毒失败不是因为生理上的毒瘾,而是因为没有能够离开原来的环境一样,当我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离得远远地,去看待过去20年的生活方式时,所有的渣滓都被抽干了,我以前所在意的别人的评价、社交网络上的评论都不复存在了。这使得我有机会跳出来发现,原来自己在国内是这样待人接物的。

我抛弃了所有的社会身份,把生活中的每个流程都放慢、拉长,比如吃饭都要嚼上30口才咽下去。我发现,我并没有失去什么,相反,我发展出了一套新的、更自如的生活方式,并且将这种生活方式带回了国。

Q:你现在的生活方式,和以前相比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A:现在的我,能够更加诚实地对待自己的感受和认识。我学着在该谦卑的时候谦卑,在该表现出自己真正的锐利时,也不妨表现出自己的锐利。我可以放任自己自信的部分,将它们坦陈出来,和人分享,并且不为此感到做错了什么。我去掉了那些礼节性的崇拜,会更少地考虑自己说的话会不会伤害到别人(当然,也不是咄咄逼人),或者会不会因为语速过快而显得不够可爱。

我开始变得有脾气了,会和人吵架了。比如有一次,在银行里我看到有个老太太在辱骂柜台的小姑娘,我就上去和那个老太太理论。说你这样不好,人家小姑娘什么也没有做错。在之前,我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名人一起坐在车上,他指责说我膨胀了,还说“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被宠坏了”,我当时就生气摔门而去,事后觉得特别开心,还打电话给朋友报喜,说我刚刚和XXX起了冲突。

我对自己的人生也变得更主动,整个人变得进取、清晰。之前我会焦虑自己是一个没有作品的作家,急于证明我不止于此;但我现在觉得,我不必一定要向别人证明自己能写出什么样的东西、和自己形象反差多大的东西。我自己就是我的作品,我只要自如地成长,把自己打磨成一个更自信、更完善的人,就有作品能够从中涌出。我现在的写作也更多地来自于我自己觉得重要、需要写的,而不是说为了匹配我的野心,而认为什么东西是我“应该”写的。

Q: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上,是否也发生了变化?

A:有趣的是,当我变得更真实以后,喜欢我的人变多了,除了很小一部分批评我膨胀的人。因为他们真正喜欢我的是我自信的一面,而不是故作谦的一面。而且,我故作谦卑的时候,其实大多数人也都能看出来。我的朋友都说,当我真实地表达观点、谈论我所擅长的事情时,整个人都更加舒展自如、散发光芒。

我的异性缘也在上升。我发现,当自己变得更真实,也更能够吸引到那些我也喜欢的人。人与人之间互相喜欢,或多或少是因为在对方身上,发现了和自己相似的、共通的东西。之前,我会想我是做错了什么,会被那些我很讨厌的人喜欢呢?

我现在很喜欢一部短篇小说的名称——“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只要是不断上升的人,只要你们都在向着真的伟大而正确的路上,上升着行走,总有一天会遇到彼此,总有一天会认可彼此,即使你们在完全不同的领域,或者是完全不搭界的人。



亲密关系的意义不是同病相怜,而是看到对方人性的弱点,依然去爱,和他一起去战胜

Q:现在的你,会更容易进入亲密关系吗?记得你说,很羡慕那些“容易明确判断自己喜欢上一个人”的人。

A:我之前的感情经历确实都不太顺利。其实,难以判断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实质就是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因为我的要求其实挺高的,我会希望对方跟我是可以交流的,他不一定是智力上的聪明,但是跟他讲话,我不希望自己是在单纯地消耗,也期待对方不仅能理解我,也能给我一点回应。但这个要求其实就已经挺高的了,我在大部分的日常社交场合所进行的对话是很难得到回应的,很多时候对方能够理解你、把你的意思重复一遍就不错了。但这种沟通对我来说,就好像听到自己声音的回响,还是会让我觉得有点累。

Q:刚才你提到,每次恋爱都是你提出了分手,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中,又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么?

A:当我感受到,一份感情中令我不开心的部分已经大于开心的部分,我就会分手。虽然我并不奢望每天都有新鲜的刺激,但总体上,我还是希望能够感知到自己的成长,感觉到自己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当我看不到这种向上的变化,而只是在进行一天天生活的重复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没有什么继续的意义了。

可能也是由于作家的敏感,使得我很容易看到对方人性的弱点,比如,在面对财富诱惑时表现出来的软弱,或者说一些虚荣的、自恋的、自卑的部分,或者因为自卑而表现出格外的自大、虚荣,等等。我没有想要刻意分析对方,就是很自然地能够从一些细节感觉到。而我觉得,恋爱,尤其是步入婚姻,就意味着你要加入到他的这样的生活中来,要和他共同负担人性的弱点,你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对方的弱点有时候是很难战胜的,当没有战胜的时候,恋爱就失败了。

Q:那么,你觉得两个人恋爱,是忍受、或者战胜彼此的弱点的过程吗?你觉得爱与被爱为什么重要?它能够给你带来什么?

A:我20多年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写作),喜欢的东西也没有变过,所以我一直比较害怕自己变得狭隘,但我一直觉得,爱这件事是可以让你变得不狭隘的东西。就因为爱,你可以允许他人修改你的“设置”,去接受原来不愿意去接受、或者觉得没必要接受的,但其实对你来说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在爱情中,我看到一个人的人性的弱点,而我依然去爱,和他一起去战胜,对方也能够看到我的弱点,然后帮助我一起去战胜,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快乐的,是成长和自我完善。

刚才也说到,我们喜欢一个人,可能都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和自己相似的东西。如果看到相似的优点,那毋庸置疑地会相互喜欢,但我觉得爱的伟大之处在于,当你看到相似的人性的弱点时,不仅仅是同病相怜,你更应该看到他为战胜这个缺点所付出的艰辛的努力,以及和你付出的这个努力是不是有重合的地方,如果有,就会是一个特别动人的二重奏。你不止是觉得,我们都是“病人”,我们相爱吧;而是你能够看到他的努力,也能够从中找到自己要去战胜的勇气。

其实,我觉得真正的亲密关系不光是夫妻、情侣,也可以是亲密的家人、朋友。我和妈妈的关系就非常亲密,也经历了很多年的动态的权力变化,我们之间也是这样一种互相发现人性的弱点、帮助彼此成长的关系。小时候,我妈妈是我的教练和督工,那时她把自己文艺女青年的梦想安放在我身上,为了逼迫我写作,她甚至告诉我,如果小孩子在小学毕业前没办法出版一本书,就会被公安局抓走。

到高中、大学,我们的权力关系慢慢发生了变化,一直到2012年,我妈妈退休搬到北京来和我一起住,标志着我们之间的权力角色发生了彻底的互换,我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我们经历了很长一段尴尬的时间,因为我们家挺势利的,一直是“谁有钱谁说了算”,所以她非常自卑,觉得自己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同时也没有实现个人价值。到去年的时候,我变成了她的教练,开始鼓励她剪纸、绘画,现在她在剪纸上的天赋表现了出来,并且还制定了一个两年内办一个剪纸艺术展的目标;她也重新开始看书、写作,构建自己作品的世界观,找回了让我都嫉妒的创作激情。

现在我们的关系又重新变得很好,就好像高中同宿舍的女生一样,她还会跟我开玩笑地说,舟舟帮我想想怎么内容变现,我就说,你翅膀还没长硬呢。这种互相克服弱点的关系,也让我觉得很好。


Q:那曾经“恨嫁”的你,现在怎么看待婚姻?你仍然希望拥有长期的亲密关系,或者走入家庭生活吗?

A:我觉得,长期的亲密关系或者婚姻,就是彼此人生的交换吧。交换自己的弱点也好,交换自己的(物质、精神、智识)财富也好,就是跟彼此做一个完整、坦诚、没有保留的交换,将你们的一切都变成夫妻的“共同财产”,或者是“共同债务”。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自己仍然存在“被幸福的家庭生活收服”的风险。我仍然希望走入婚姻,想生个孩子。我其实不怕衰老,所以我现在对衰老唯一的恐惧可能就是生孩子这方面,因为我觉得自己还在创作的黄金期,应该珍惜时间,所以暂时不愿意进入家庭。我现在每天的娱乐就是饭后跳郑多燕,也是希望能够保持比较好的身体状态。

我觉得组建家庭、生个孩子是对我来说必须要做的事情,一方面是因为,我和妈妈这么多年关系都很好,我感受到我们之间关系的流动,也看到我妈妈的成长,她从一个自私的文艺青年,到变得有了无私的一面,这都和她生了我当了母亲、和我相处有关系。她以前非常封闭,没有朋友,觉得自己是一个被耽误的天才,所以她是一个很不称职的老师,打了上课铃还不起床,学生来我们家敲门催她去上课。但是她渐渐拓宽了自己生命的宽度,我觉得这种变化很神奇,也希望自己能够体验做一个母亲,变成一个更无私地去爱别人的人。

另一方面,我渴望家庭,可能是因为我成长过程中还是比较缺乏成熟的男性形象(在我早期的恋爱中,也体现出我一直有对一个成熟男性的期许和希望)。我跟我爸爸现在关系很好,但他也是一个在当父亲时还没有学会怎么去表达亲密和爱的人。我上高中之前对他的印象都是很模糊的,他也不太在意和我的交流。但现在我更多地会希望,我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有成熟的、可依赖的男性形象,使Ta不必因为缺失而去不断地寻找。

我觉得亲密关系是神奇的,我爸爸和妈妈,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也在这么多年里找到了关系的平衡。我爸爸是一个普通的铁路警察,和很多上一辈人一样,我妈妈和他在精神上并不能交流,但是他们在很多年里不断深入地认识了彼此,对彼此的要求也变得现实,不会要求对方实现不了的东西。

这些家庭内部关系的探索,对于我来说都是有趣的事情,我也希望我能够和我的孩子一起体验。我想象中幸福的家庭生活就是一个平静而正常的家庭,也不是那种假假的“妈妈看着小孩熟睡的脸庞,幸福得热泪盈眶”,或者每天写宝宝日记,“用影像每天记录小孩的每一步成长”。只要家庭在良性地循环和运转,小孩不太笨也不太聪明,我们扮演着应该扮演的角色,让他自己成长,就好了。

文章转载自knowyourself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查看详情 >

活法好,才活得好

一位画家说,他有午睡的习惯。然而有一天,他的心“怦怦”地狂跳,他睡不着了。

原因是他的两幅画突然卖了很高的价钱。他一想到卡上的那一长串数字,就激动不已。后来,他愈发忙起来了。因为这点名声,开始频繁出入各种沙龙、各式饭局,非但午睡没了,晚上也开始长时间地失眠。脑海里,全是走马灯似的人,整宿整宿迷迷糊糊的,睡不好觉。

而此前,他除了作画,就是喝茶。偶尔朋友相聚,也很快作鸟兽散。他活在自己淡泊的节奏里,从来没有为睡觉发过愁。他说,原先安安静静画画的日子,就是活在天堂里,自从名利来了,便一脚踏进了地狱。

北京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大公司。他交友有一个原则——但凡谁往声色犬马的地方带他,他就跟谁绝交。吃饭可,喝茶可,其他灯红酒绿的地方,他一律不去。他因此得罪了一些人,有朋友,也有客户,但更多的人聚拢到了他的周围。原因也只有一个,大家都觉得像他这么活着的人,太弥足珍贵了。

杨绛先生在百岁感言中说,“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的确是这样的,在《比我老的老头》中,有一次黄永玉去拜访钱钟书一家,见钱家四壁空空,只挂着一幅很普通的画,钱先生、杨绛先生以及他们的女儿一人一个角落,在屋子里安静地读书。

连黄永玉都说,他很少到钱先生家探访,不是不想去,而是想珍惜他们的时间。

汪曾祺先生写过两个京剧名优,一个叫萧长华,一个叫贯盛吉。萧长华一辈子挣的钱不少,但都给别人花了。他买了几处“义地”,是专为死后没有葬身之地的穷苦同行预备的。有唱戏的“苦哈哈”,家里来了人,办不了事,就到萧先生那里磕个头报丧。萧长华问来人:“你估摸着,大概多少钱才能把事办了啊?”来人还没答复呢,他就去箱子里取钱。

而萧长华本人却活得非常节俭,他从不坐车,到哪儿都是步行。他的长寿之道是:饮食清淡,经常步行,问心无愧。萧先生活到80多岁了,身体还棒着呢。

贯盛吉,也是个丑角,可惜,他死得早。据说,有一天他身体很不好,家里忙活着,怕他当天过不去,结果他瓮声瓮气地说:“你们别忙。今儿我不走,外面下着雨呢,我没有伞。”你看,人都快不行了,还这么幽默。

这个世界上的好多事,我们都左右不了。譬如,纷乱的世事,险恶的人心,翻云覆雨的命运,扑朔迷离的生活,但有一样我们是可以掌控的,那就是自己的活法。其实,到头来会发现,人生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全然不在于你有多少钱,在什么位置上,而在于你怎么活着。活法好,才会活得好啊。

0169e65722dcc432f875a39954010d.jpg

活法好,才会活得好。这句话言简意赅,任谁看了都能明白并且认同。但生活中,谁又能这么清醒地活着,不曾迷失呢?也许,最初在欲望面前,每个人都愿把自己修炼成素心者,笑对所有的得失浮沉,但是往往走着走着,就迷失在了欲望的漩涡里,不能自已……现实之中,大多数人会被物质所累,本来简单的生活也复杂化了。所以在浮躁的时候,我们需要理性、明智,还需要哲理,活得透彻的人内心自会清亮。   



查看详情 >

悲伤是完结悲剧的力量

24岁的女孩Z是成都人,两三岁时,妈妈与爸爸离婚,从此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都不知所终。她爸爸是个花花公子,对女人很殷勤,情人不断,但对女儿一直缺乏关照。

爷爷奶奶对她不错。但是,她5岁时,奶奶去世;6岁时,爷爷去世。

这是很糟糕的童年,这种条件下的孩子,一般会有种种心理问题。

幼小的Z也不例外,她特别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特别惧怕被亲友、同学和同龄的孩子疏远甚至伤害。为了讨好别人——尤其是同学,她用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没有一个同学喜欢她,大家总是嘲笑她,嘲笑她穷,嘲笑她的衣服有多难看。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她终于承受不住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她想到了自杀。她拿出一张纸,这边写“活着的理由”,那边写“死去的理由”。这边只有寥寥几个,那边则是长长的一列。

写完之后,看着这张纸,她感到无比悲伤,于是哭起来,开始是啜泣,但慢慢变成了号啕大哭。

她哭了好久好久,仿佛都没了时间的概念。但哭到最伤心的时候,她内心深处突然蹦出一个声音对她说:“你很惨,非常惨,但你有力量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救了她。

不仅如此,这句话还极大地改变了她。她不再关注别人对她的评价,也不再惧怕别人对她的拒绝和嘲讽。她的性格越来越开朗,渐渐有了朋友,先是一个、两个,到了初中后,她已有了许多朋友,有人还成了她的粉丝,有男孩开始给她写情书。

她的人生构想也越来越清晰,来广州后,她做过化妆品推销员、杂志业务员等工作,最近辞去了工作,自己经营一家时尚小店,并在广西南宁开了一家分店。

目前,她最大的梦想是去法国学服装设计,已准备好了学费和生活费,计划明年去巴黎。

很多人觉得她是心理学上的一个“例外”,那么悲惨的童年居然能长出这样一个心灵健康的女孩,实在是令人惊讶。那么,这个“例外”是怎样发生的呢?

关键的答案就是那一次悲伤,那次悲伤令她接受了自己的人生真相——“你很惨,非常惨”。

妈妈离开她、爸爸不关爱她、爷爷奶奶去世、老师和同学经常奚落她等事实,都是“非常惨”的事实,这些事实一旦发生,就永远不可能更改了。

但是,我们经常和“永远不可能更改”的悲剧较劲,这是我们产生心理问题的核心原因。

10890854_231417508128_2.jpg

人生的悲剧本身并不一定会导致心理问题,它之所以最后令我们陷入困境,是因为我们想否认自己人生的悲剧性。这种自我欺骗的方式暂时会令自己好受一些,但是时间越久,这些悲惨的事实对你的消极影响也就越大。、

其实,悲伤的过程是告别不幸的过去的必经之路。当我们陷入这种真切而纯粹的悲伤时,必然会泪如泉涌,而这泪水就宛如心灵的洪水,会冲垮我们在自己心中建立的各种各样的墙,最终让我们的内心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

悲伤所完结的,是人生悲惨的真相。甚至,这真相的悲剧性还会成为我们心灵的养料,促进我们成长。24岁的女孩Z是成都人,两三岁时,妈妈与爸爸离婚,从此失去联系,一直到现在都不知所终。她爸爸是个花花公子,对女人很殷勤,情人不断,但对女儿一直缺乏关照。

爷爷奶奶对她不错。但是,她5岁时,奶奶去世;6岁时,爷爷去世。

这是很糟糕的童年,这种条件下的孩子,一般会有种种心理问题。

幼小的Z也不例外,她特别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特别惧怕被亲友、同学和同龄的孩子疏远甚至伤害。为了讨好别人——尤其是同学,她用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没有一个同学喜欢她,大家总是嘲笑她,嘲笑她穷,嘲笑她的衣服有多难看。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她终于承受不住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她想到了自杀。她拿出一张纸,这边写“活着的理由”,那边写“死去的理由”。这边只有寥寥几个,那边则是长长的一列。

写完之后,看着这张纸,她感到无比悲伤,于是哭起来,开始是啜泣,但慢慢变成了号啕大哭。

她哭了好久好久,仿佛都没了时间的概念。但哭到最伤心的时候,她内心深处突然蹦出一个声音对她说:“你很惨,非常惨,但你有力量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救了她。

不仅如此,这句话还极大地改变了她。她不再关注别人对她的评价,也不再惧怕别人对她的拒绝和嘲讽。她的性格越来越开朗,渐渐有了朋友,先是一个、两个,到了初中后,她已有了许多朋友,有人还成了她的粉丝,有男孩开始给她写情书。

她的人生构想也越来越清晰,来广州后,她做过化妆品推销员、杂志业务员等工作,最近辞去了工作,自己经营一家时尚小店,并在广西南宁开了一家分店。

目前,她最大的梦想是去法国学服装设计,已准备好了学费和生活费,计划明年去巴黎。

很多人觉得她是心理学上的一个“例外”,那么悲惨的童年居然能长出这样一个心灵健康的女孩,实在是令人惊讶。那么,这个“例外”是怎样发生的呢?

关键的答案就是那一次悲伤,那次悲伤令她接受了自己的人生真相——“你很惨,非常惨”。

妈妈离开她、爸爸不关爱她、爷爷奶奶去世、老师和同学经常奚落她等事实,都是“非常惨”的事实,这些事实一旦发生,就永远不可能更改了。

但是,我们经常和“永远不可能更改”的悲剧较劲,这是我们产生心理问题的核心原因。

人生的悲剧本身并不一定会导致心理问题,它之所以最后令我们陷入困境,是因为我们想否认自己人生的悲剧性。这种自我欺骗的方式暂时会令自己好受一些,但是时间越久,这些悲惨的事实对你的消极影响也就越大。、

其实,悲伤的过程是告别不幸的过去的必经之路。当我们陷入这种真切而纯粹的悲伤时,必然会泪如泉涌,而这泪水就宛如心灵的洪水,会冲垮我们在自己心中建立的各种各样的墙,最终让我们的内心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

悲伤所完结的,是人生悲惨的真相。甚至,这真相的悲剧性还会成为我们心灵的养料,促进我们成长。



查看详情 >

最新测试

查看详情 >

小蝌蚪找妈妈

查看详情 >

小学生心理健康课

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是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本套教材根据小学生的心理发展规律,针对小学生成长中面临的普遍问题,编写了具有针对性的教材。

初中生心理健康课

学生进入初中后,便同时进入了人生的青春期,他们面临着人格再造的“第二次诞生”,错综交织的矛盾和激烈振荡的内心世界,使 他们产生了诸多不同于以往的显著特点。根据这一现象,我们编写了这套教材。

高中生心理健康课

高中阶段,经过初中阶段生理及心理上的剧变及动荡,高中生的生理及心理剧趋于成熟和稳定。正是一个人必须明确自己个性的主要 特征,开始考虑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时候。本套教材根据高中生的心理发展特点,针对职业规划、情绪调节、人际交往等方面编写了相应的课 程。


Copyright © 200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南通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服务体系综合平台

主办单位:南通市文明办 南通市教育局 南通市未成年人成长指导中心 技术支持:江苏卓顿科技 技术支持电话:025-86561830

苏ICP备14013615号-7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